你的位置:炒股配资正规平台_炒股配资业务_正规炒股配资公司 > 炒股配资正规平台 >
特朗普“双喜临门”,美国政治极限撕裂
发布日期:2024-03-16 04:19    点击次数:167

2024年3月4日是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双喜临门”的一天——

当天,他以绝对优势拿下了北达科他州共和党初选,再次在初选中获胜。

与此同时,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一致推翻科罗拉多州的诉讼,明确美国各州都不能再通过援引“叛乱条款”来剥夺特朗普或其他总统候选人的参选资格。

如何看待这一结果,它会为美国政治带来什么影响,成为舆论关注的话题。

(一)

联邦与地方的撕裂日趋严重。

美国宪法在有关联邦权力和州权力的条款中存在一定的语焉不详。在有关联邦权力的条款中,除了明确授予其明示性权力,还默许联邦政府拥有为维护自身有效行使职能而立法的权力,这就为联邦政府的权力扩张留下了方便之门。

在有关州权力的条款中,宪法将没有授予联邦政府的权力保留给各州。但鉴于宪法对授予联邦政府的权力本身就没有进行详细清晰的界定,因此各州保留权力的具体内容也并不明确。

这种刻意保留的模糊性,主要是为了延长宪法内容的时效性,以便政府体系在面对新环境、新问题时能够合理变通。但这也为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的权力争夺提供了法理基础。

双方在进行合作的过程中,时常担心对方插手自身的权力范围。相较于聚焦如何更好地解决社会问题,联邦政府和州政府都更关注“能够根据这个问题提出解决方案的权力属于谁”。这种“跑题”导致诸多社会问题长期缺乏解决方案。

从现实来看,联邦最高法院在裁决中也时常奉行“双重标准”,以巩固联邦权力。例如,2012年,联邦最高法院曾推翻亚利桑那州通过的“支持执法与邻里安全法案”,认为其中涉及移民的大部分内容都侵犯了联邦政府的权力范围。但联邦上诉法院在不久前却认可了得克萨斯州通过的移民法案生效,允许该州的执法部门逮捕和拘留越境的非法移民,并没有因为移民法案理应属于联邦政府的权力范围而推翻得州的相关法案。

回到特朗普身上,裁决的核心在于,最高法院认为各州无权根据第14条修正案的“叛乱禁止”条款将特朗普从选票上除名,因为这一权力属于国会,而不是各州。这种“只判权力”的裁决,充分反映了联邦政府与州政府之间在司法等领域的分歧日趋严重。

(二)

宪政危机暗流涌动。

美国是双重宪政的联邦制国家。联邦政府和各州政府构成了美国社会的二元政治主体,并有各自的宪法和法律体系。政府权力依据美国宪法在二元政治主体之间分配和共享。这决定了,与大多数国家的地方政府不同,美国各州政府具有相对较高的独立性,还在一些社会领域和事物中拥有宪法保障的排他性权力,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制衡联邦政府的能力。

在此案中,科罗拉多州的裁决引发了很多社会群体的担忧。他们认为这样的裁决不利于美国的联邦制政治体制。若各州效仿,都来制定基于地方政治倾向的“叛乱”审查标准,将加剧宪政危机。

最高法院裁决虽暂时压制了此次危机,但结构性问题仍未解决。科罗拉多州务卿杰娜·格里斯沃尔德(Jena Griswold)对裁决表示失望,称其剥夺了州执行取消资格条款的权力。她担忧最高法院将决定权留给国会,但本届国会不太可能行动。雪城大学政治学教授托马斯·基克说:“国会山骚乱后,特朗普几乎面临零后果,这对国家民主机构的健康状况来说是一个坏兆头。”

(三)

司法与政治相互交织,司法公正腐蚀严重。

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是美国政治制度的基石,但随着政治竞争的日趋极化,司法已日益介入政治之中。例如在此次案件中,五名保守派大法官认为,在联邦层面,只有美国国会才能以叛乱为由剥夺某人竞选公职的资格。

虽然美国的法官们一直以来都各自有着明确的政治倾向,但通过司法裁决直接介入政治选举尚属首次。这一非传统做法无疑挑战了美国司法的传统角色,也引起了公众对司法中立性的疑虑。

作为美国政府体系中的最高司法机构,联邦最高法院的裁决基于对美国宪法的解释和对各项法案及政府行为的审查,但也会反映出案件裁决时的社会政治环境和大法官们的个人政治倾向。

这种理解的多元性,不仅为政治争议提供了法律层面的辩论空间,更使得某些政治议题最终转化为法律层面的争端。

(四)

共和党与民主党日趋对立,政治极化严重。

科罗拉多州等州通过州内司法系统的裁决剥夺总统候选人的竞选资格,足见美国政党间的恶性竞争已经开始动摇司法系统在总统选举中的“中立”立场。

试想一下,如果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的这一裁决没有被联邦最高法院推翻,那么援引“叛乱条款”来剥夺总统候选人的竞选资格,从而将威胁性较大的竞争者驱逐出局的做法,极有可能成为美国的各个政党在未来的总统选举中采用的新策略。当然,即便是如今被推翻,美国总统选举程序的合法性和正当性也在被削弱,并进一步加剧社会意识形态的撕裂。

拜登总统竞选团队经理昆廷·富尔克斯(Quentin Fulks)对最高法院的裁决不以为意。他在接受采访时说道,“这并不是我们计划击败唐纳德·特朗普的方式,而是在投票箱中击败唐纳德·特朗普。”共和党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指责科罗拉多州最高法院的裁决是针对特朗普和共和党候选人的“纯粹的党派攻击”,是“激进和不民主”的政治行为。共和党众议员马特·盖茨(Matt Gaetz)将这一裁决称为“通过法律手段干涉选举”的失败。

纷扰不停,各执一词,暴露出美国政党恶性竞争与司法中立性的紧张关系,折射出双重宪政的联邦制美国危机重重,更助推着美国政治的持续撕裂。



栏目分类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