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炒股配资正规平台_炒股配资业务_正规炒股配资公司 > 炒股配资业务 >
价格大战风电整机厂商业绩破防,2024 风机新增装机乏力
发布日期:2024-02-08 05:30    点击次数:100

  过去的2023年,在旷日持久的“价格战”下,风电整机制造企业又一次面临全行业业绩失守。

  1月30日,电气风电(688660.SH)发布2023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3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12亿元至-13.4亿元。

  作为行业前五大A股上市整机商之一,与去年相比,电气风电不仅再次亏损,而且亏损幅度拉大,向行业传递出了强烈的悲观预期。

  1 月 31 日收盘,金风科技(002202.SZ)下跌3.46%,运达股份(300772.SZ)大跌6.27%,电气风电大跌9.2%,明阳智能(601615.SH)下跌10%。

  从2021年开始,风机价格一路走低。陆上风机中标价格从2020年年中最高点时超过4000元/千瓦附近一路下滑至2024年年初的最低1000元/千瓦附近,区间跌幅超过75%;海上风机价格则从7000元/千瓦左右降至目前的3000元/千瓦左右,跌幅超过一半。

  中国能源研究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王卫权认为,风机价格如此幅度地下跌,已经透支了行业技术进步、规模效应给行业带来的利好。长此以往,势必压缩全行业企业对于研发和安全性等其他方面投入,不利于行业整体良性发展。

  展望2024年,王卫权认为,当下,陆上风机价格已经逼近成本线,继续下降空间有限。但从2023年招标情况则传递出一个悲观预期,即 2024年风机新增装机规模将不会大幅增长。

风机制造企业集业绩下滑

  风机制造企业为什么会业绩大幅下滑?明阳智能的公告信息可以管窥一斑。

  据其披露,除了海上风机产品未来得及交付、电站交易延期影响外,“受行业周期的影响,风电行业进入激烈的价格竞争阶段,风机中标价格整体下降……从而导致公司风机销售毛利率同比下降。 ”

  明阳智能(601615)1月31日披露2023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3年度归母净利润为3.54亿元至5.30亿元,同比下降 84.66%-89.75%;扣非净利润为1.54亿元至2.30亿元,同比下降92.61%-95.05%。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2021年以来,风机整机招标价格一路向下,已经让风机行业全产业链环节陷入了一边增收、一边减利的困局中。

  据北极星光伏网数据,2021年年末,陆上风机招标折合单价较年初下滑了50%,2022年进一步下滑了25%。

  金风科技2023年9月份曾披露的机构调研信息显示,当年9月全市场风电整机商风电机组投标均价为1553元/千瓦,相较去年同期的1808元/千瓦下降14%。

  最新的陆风招标价格甚至突破了1000元/千瓦的底线。

  去年年底,内蒙古能源集团阿鲁科尔沁100万千瓦风储基地项目风力发电机组(含塔筒)及附属设备招标采购开标,单机容量10MW,共计100台,最低投标报价6.54亿元,扣除塔筒后单价约908元/千瓦,创陆上风电机组单价历史新低。

  “如此幅度的价格下跌,已经完全消化甚至透支了行业技术进步和产能扩张带来的成本下降。”中国能源研究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王卫权认为,价格战已经挤压到风机制造企业的合理利润,如果这一过程持续下去,势必压缩全行业企业对于研发和安全等其他方面投入,未来不利于行业整体良性发展。

  尽管很多企业尚未披露最新业绩预告,但产业链上的各家企业此前披露的三季度业绩公告已经印证了增收不增利这一现实。

  2023年前三季度,金风科技、明阳智能、运达股份营收分别为293.19亿元、208.58亿元和112.32亿元,同比增长12.06%、-3.26%和5.74%;归母净利润分别下滑46.69%、65.56%和45.38%; 同期毛利率分别为17.58%、15.78%和15.72%,同比下滑5.1%、7.43%和2.49%。

  从上游产业链环节看,2023年前三季度,作为风电叶片行业龙头的中材科技(002080.SZ)营收182.32亿元,同比增长2.38%;归母净利润17.08亿元,同比下滑30.16%。同一时期,轴承龙头新强联(300850.SZ)营收20.92亿元,同比增长7.12%;扣非净利润为2.41亿元,同比下滑27.37%。

  “现在风电市场环境是这样,包括光伏也一样,价格都卷得很严重。对于一家企业来说,要想保证自己能够生存不被同行甩开,它就得维持一定程度的开工率,不然离被淘汰出局不远了。所以企业必须得保证自身能够正常运转下去,但这加剧了价格竞争。”在分析风电行业价格战的成因时,王卫权认为。

2024年风电装机预计下滑

  从商业本质上讲,任何一类商品价格剧烈下跌,本质都还是由供需关系失衡导致的,风电行业也不例外。

  中国新能源电力投融资联盟秘书长彭澎表示,风机价格之所以下滑得如此剧烈,本质原因是供需失衡。“2020年以后,随着陆上风电国补取消,很多项目由于收益率问题一时不再开发,但因为当初”装机潮“带来催生的装备制造业产能保有量很大,由此激发了价格战。”

  王卫权则同样认为,风电企业,尤其已上市企业出于业绩增长的压力,不断扩张产能,市场一时间难以消化,是导致价格战的重要成因。

  而除了供需关系外,如最低价竞标、产业链足够成熟等因素,也在加速将供需关系加速传导到价格端。

  彭博新能源财经风电分析师陈相羽认为,2021年陆上风电开始平价,2022年海上风电开始平价(除部分省份还有少量补贴),补贴缺失导致开发商的电价受到影响,从而将成本压力向整机厂传导。完整成熟的供应链足以支撑整机以更低的价格交付,加之多家整机厂在大部分开发商低价中标的策略下竞争激烈,导致整机价格持续走低。

  那么,当时间步入2024年,风机行业的供需关系如何演变?

  从需求端来说,市场新增装机容量将变得更小。2022年海陆风招标的爆发式增长,导致2023全年市场以消化为主,风电项目招标量、中标量齐齐下滑。

  华创证券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风电招标量达64.3吉瓦,同比下滑30.3%。分类来看,2023年,海上风电、陆上风电招标量分别为8.9吉瓦、55.4吉瓦,同比下降40.6%、28.3%。

  而一般来说,风机招标从开始招标,到最终交付,往往需要经历一年的周期。也就是说,2024年,预计风电实际装机量预计将出现下滑,类比2022年,企业业绩表现可能更差。

  从供应端来说,目前,各家并无产能规划。但订单量下滑,意味着企业开工率预计下滑,也意味着行业一些中小型制造企业被淘汰出局。

  彭澎表示,目前,经历数年的价格战,风机价格没有太多降价空间。“风机企业的出清、名次的变化一直都在进行,2024年,预计一些排名比较靠后的风电设备制造企业会退出。”

  王卫权同样认为,风机价格已经接近成本线。“风机制造涉及众多基础原材料,许多都是大宗商品,包括钢、铜、铝等,这些大宗货物价格下降空间有限。”

  展望2024年,专家们得出一致观点认为,2024年,海上风电招标和装机可能迎来提速。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2023年第三季度,“十四五”海上风电累计装机仅22吉瓦,完成度不到一半。如果要圆满完成各省区市制定的“十四五”目标,2024-2025年的海上风电开发建设必将明显提速,迎来一波装机小高峰。

  中邮证券研报预测,2024年海上风电装机量有望提升至8-10吉瓦;国海证券认为,2024年海上风电装机量有望达到10吉瓦以上。



栏目分类
相关资讯